六甲番人读桃花扇|哀江南套曲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楼塌了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8月11日

  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),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。

  原题目:六甲番人读桃花扇|哀江南套曲,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

  “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”,这段话在收集上常为人援用,用于表达对过往兴衰的感伤,但很少人晓得本来这三句话出自孔尚任的戏曲脚本《桃花扇》。

  孔尚任是清初出名诗人、戏曲作家,与洪昇并称“南洪北孔”,《桃花扇》以明末汗青为布景,通过“明末四令郎”之一的侯方域和“秦淮八艳”之一的李香君的豪情故事,展现了明末南京的社会现实,抒发了亡国之恨。

  《桃花扇》共有四十四出,但良多文章引见都未提及续四十出的《余韵》,就内容而言,第四十出《入道》曾经完整了,这出戏最初的镜头是南明消亡后,侯方域和李香君得以重合,但他们最终选择双双入道修真,最初一曲【北尾声】感伤了南朝畅旺:

  你看他两分襟,不把临去秋波掉。亏了俺桃花扇扯碎一条条,再不许癡虫儿自吐柔丝缚万遭。 白骨青灰长艾萧,桃花扇底送南朝; 不因重做兴亡梦,儿女浓情何处消。

  但接着再读续四十出《余韵》,却并无狗尾续貂之感,这出戏中,侯李二人再无呈现,只要净扮樵子身份的苏昆生、丑扮渔翁身份的柳敬亭和副末老赞礼,三人凑拢喝酒话旧,各自说唱抒怀,先是老赞礼唱了一曲神弦歌【问苍天】,接着柳敬亭唱一首弹词【秣陵秋】,最初苏昆生提起昨日路过南京所见所闻,一路悲伤,遂编成一套共七首北曲【哀江南】。

  一、【北新水令】:山松野草带花桃,猛昂首秣陵重到。残军留废垒,瘦马卧空壕。村郭萧条,城对着落日道。

  第一首曲子按时间挨次一般叙事,苏昆生从山野重到南京,见到残军、瘦马,落日下一片萧条。

  二、【驻马听】:野火频烧,护墓长楸多半焦。山羊群跑,守陵阿监几时逃?鸽翎蝠粪合座抛,残花败柳当阶罩。谁祭扫,牧儿打碎龙碑帽。

  第二首曲子描写明皇陵现状,颠末野火烧后,皇陵满目尽是衰败。

  三、【沉浸春风】:横白玉八根柱倒,堕红泥半堵墙高,碎琉璃瓦片多,烂翡翠窗棂少,舞月墀燕雀常朝,直入宫门一路蒿,住几个乞儿饿殍。

  第三首曲子写的是明故宫,此刻已是断壁残瓦,里面更是住着几个乞丐和饿死的流民。

  四、【折桂令】:问秦淮旧日窗寮,破纸顶风,坏槛当潮,目断魂消。昔时粉黛,何处笙箫?罢灯船端阳不闹,收酒旗重九无聊。白鸟飘飘,绿水滚滚,嫩黄花有些蝶飞,新红叶无小我瞧。

  第四首曲子写的是秦淮河,昔时风流已消失,粉黛佳丽不知何处笙箫?唯见到白鸟擦过绿水,蝴蝶在嫩黄花和新红之间飞逐。

  五、【沽琼浆】:你记得跨青溪半里桥,旧红板没一条。秋水长天人过少,冷僻清的落照,剩一树柳哈腰。

  第五首曲子写半里长桥,广宽的六合之间,秋水落日凄清,只剩下一颗柳树弯了腰。

  六、【承平令】:行到那旧院门,何用轻敲,也不怕小犬哰哰。无非是枯井颓巢,不外些砖苔砌草。手种的花条柳梢,尽意儿采樵,这黑灰是谁家厨灶?

  第六首曲子写旧日天井,人声犬吠皆无闻,枯井颓巢和砖苔砌草让人伤感,而面前这一堆黑灰,事实又是谁家的炉灶?

  七、【离亭宴带歇指煞】:俺曾见金陵王殿莺啼晓,秦淮水榭花开早,谁晓得容易冰消。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。这青苔碧瓦堆,俺曾睡风流觉,将五十年兴亡看饱。那乌衣巷不姓王,莫愁湖鬼夜哭,凤凰台栖枭鸟。残山梦最真,旧境丢难掉,不信这地图换稿。诌一套《哀江南》,放悲声唱到老。

  跟着以上六首曲子描写的景物逐处展示,苏昆生的豪情逐步高涨,最初一首曲子放声悲歌,唱尽全国兴衰,此中最精妙的句子恰是“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”,以诗意手法对天长叹,南明旧事如记载片历历在目。故国不胜回顾,一曲唱罢断人肠。

  我是六甲番人,努力于中华保守文化的传布,更多出色,敬请关心。

  前往搜狐,查看更多

(编辑:admin)
http://getwartrol.com/zl/393/